金月芽期刊网

和“文学杂志”相关的论文

  • 在柏林遇见阿列克谢耶维奇 相关:柏林 文学杂志 尼加拉瓜
  • 2005年十月,柏林文学杂志LettreInternational一年一度的纪实文学奖进行决选,十个评审从世界各地飞到秋叶飞舞的柏林城相聚。评审都是资深作家,而且跟“纪实”有关,分别来自埃及、美国、英国、法国、印度、尼加拉瓜、葡萄牙、保加利亚,还有白俄罗斯的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和来自台湾的我。
  • 常与变——2014年长篇小说盘点 相关:长篇小说 盘点 文学杂志
  • 2014年的长篇小说,一如往年一样花团锦簇般繁荣着——在中国文学杂志上,在大大小小旨趣各异的出版社里,长篇小说像流水一样被生产着。然而,这繁华里,却有几分荒凉。也许很难统计长篇小说(我指的是纯文学领域)的读者究竟有多少,但是,写作者本人的那份疲惫却是真真切切游荡于字里行间。
  • 编辑的责与守——以文学编辑为例 相关:文学编辑 文学杂志 我自己
  • 我做文学编辑工作三十多年,其中二十年做文学杂志,十来年专做图书,在做杂志时,也做一些书,是有选择性地做,自己觉得好就做,不好就推辞了。编的书不多,但几部获茅奖的书都是那时编的。办杂志赔钱,可我做的图书却能赚好些钱。之所以要谈做杂志的事,是因为文学杂志对文学编辑的训练非常有益,我自己的审美建立、
  • 中科院南京地湖所发现鄱阳湖北部湖区水位异常主因 相关:湖泊湿地 水库管理 文学杂志
  • 中科院南京地湖所鄱阳湖湖泊湿地观测研究站“江湖关系与水动力”研究团队在鄱阳湖的水动力研究方面取得了系列进展,相关成果发布于《水文学杂志》、《湖泊与水库管理》等期刊。科研人员系统梳理了流域五河及长江来水的变化,获取了鄱阳湖水位对五河来水与长江水量改变的定量响应特征。
  • “拇指作家”马慧娟携新书来宁夏图书馆与读者面对面 相关:宁夏图书馆 农民作家 拇指
  • 10月29日,被称为"拇指作家"的马慧娟携她的新作——散文集《溪风絮语》来到宁夏图书馆与读者见面,交流创作心得并进行访谈互动。马慧娟是宁夏回族农民作家,从2010年开始创作,迄今已在《黄河文学》、《朔方》、《老龙潭》、《罗山文苑》、《葫芦河》等文学杂志上发表多篇散文和小说。由于其文学创作完全借助手机完成,为此马慧娟被称为"拇指作家"。创作期间,马慧娟摁坏了7部手机,写出了40余万字的散文随笔。
  • 人物鲍尔默的微软岁月 相关:鲍尔默 微软 人物
  • 1956年3月,鲍尔默出生于底特律,在一些人看来,他的学生时代虽然没有突出的表现,但也流露出了超乎常人的特质。1973年,鲍尔默考入啥佛大学,在此之前他曾参加全美数学竞赛并拿到前十的好成绩,在被称为“美国高考”的SAT考试中,鲍尔默更是获得了满分成绩。进入大学后他还曾担任学校足球队队长,为《红色哈佛》和校文学杂志工作,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从鲍尔默无意间认识同住一栋宿舍楼的比尔·盖茨开始,鲍尔默的人生才真正被改变。
  • 美丽钢城绽文学之花 相关:涟钢 文学杂志 琴山
  • 娄星氐星交汇,光耀湘中娄底,浸润文化血脉。生长于斯,深受农耕文化、梅山文化等地域文化熏陶,曾国藩、陈天华、蔡和森、罗盛教,一个个响当当的人物,从这里起步,走向世界,名垂青史。悠悠涟水,穿过钢城。月琴山下,一座静卧涟水之上的钢索桥,是涟钢标志性建筑。钢城文学杂志《索桥》,曾取名《月琴山》、《涟钢文艺》,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同时是一个惩罚 相关:脑筋急转弯 三宅一生 长长短短
  • 很多年来,我对才华的敬畏,始于自卑,终于疑惑。大约在二十岁的时候,我便确认自己不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那时在读大学,有两件事情让我非常沮丧。每当到了熄灯之后,同学们除了讲笑话,就是猜谜和脑筋急转弯,而我几乎没有一次得过第一名,这太让人绝望了,我对自己智商的清醒认识就是在那些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形成的。
  • 科索维尔诗选 相关:诗选 文学杂志 斯洛文尼亚
  • 斯雷奇科·科索维尔(Srecko Kosovel,1904—1926),20世纪斯洛文尼亚先锋派诗人。11岁时.他即在儿童文学杂志上发表了第一首诗。1922年进入卢布尔雅那大学学习罗曼及斯拉夫语言学,还创办了一份文学杂志,并投身于先锋派文艺运动。1923年秋,他创办了“伊万·参卡尔俱乐部”,组织诗人、作家、艺术家对社会和政治问题进行辩论。1925年,他开始尝试创作“构成主义”诗歌,并担任杂志《青春》的编辑。1926年5月26日,他因患感冒而引发脑膜炎去世,年仅22岁。
  • 语文四幕 相关:文学杂志 天堂 语文
  • 深秋的清晨,陪着孩子们在教室早读,陪伴我的还有我心爱的文学杂志。读选登在刊物上的优秀习作,一篇又一篇……"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我能感觉到我喜欢的那些文字正慢慢地浸入我的肌肤、渗进我的血液、塑造着我的灵魂……此生与文学相识、相知、相恋、相伴的多少个日子,随着岁月的流逝本已渐渐模糊,此刻又似乎更加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