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卡特里娜”过后看美国

雷欣

摘 要:

8月25日以来,一场罕见的飓风“卡特里娜”袭击了美国东南部沿海地区,所过之处房屋倒塌、工厂损毁、人员伤亡。尤其是29日之后,飓风登陆路易斯安那州,直击文化名城新奥尔良市,致使其周边堤坝溃决,全城80%的地域遭到灭顶之灾。截至目前,官方统计的风灾死亡人数已达883人,数十万人流离失所,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000亿美元以上,灾区最终重建费用可能需要3000亿美元。“卡特里娜”风灾无疑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损失最为惨重的自然灾害之一。除此之外,数万灾民被困于新奥尔良洪区达一周之久,他们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惨状和灾区一度秩序崩溃、犯罪横行的乱象更令已经历过“9.11”事件的美国民众震惊不已。


8月25日以来,一场罕见的飓风“卡特里娜”袭击了美国东南部沿海地区,所过之处房屋倒塌、工厂损毁、人员伤亡。 尤其是29日之后,飓风登陆路易斯安那州,直击文化名城新奥尔良市,致使其周边堤坝溃 决,全城80%的地域遭到灭顶之灾。截至目前,官方统计的风灾死亡人数已达883人,数十万人流离失所,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000亿美元以上,灾区最终重建费用可能需要3000亿美元。“卡特里娜”风灾无疑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损失最为惨重的自然灾害之一。除此之外, 数万灾民被困于新奥尔良洪区达一周之久,他们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惨状和灾区一度秩序崩溃、犯罪横行的乱象更令已经历过“9·11”事件的美国民众震惊不已。

天灾与人祸并存

飓风虽属不可抗力的天灾,但它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却可以归结为种种“人祸”。此次“卡特里娜”之所以能肆虐一时,可以说是美国社会中原本就存在的一些痼疾和一系列人为 失误交相作用的结果。
首先,美国朝野上下对预防和救助大型自然灾害缺乏准备。“9·11”事件后,美国各级政 府对国土安全工作空前重视,包括联邦紧急状态管理署在内的主要灾害救援机构在人力、 物力方面都得到了加强。然而,在反恐第一的大环境下,这些部门的主要工作却集中在如何应付恐怖袭击之类爆发于相对较小范围内的人为灾难,对大面积、高烈度的自然灾害缺乏必要的重视。国土安全部虽制定过应对五级飓风袭击的应急预案,但仅仅作为一般的参考指导,并未切实向下推行。联邦和各州的救灾机构对“卡特里娜”强度迅速升级警惕不够,未能充分预估到灾区大量基础设施被飓风摧毁给救援工作展开带来的严重困难。而普通老百姓对遭遇严重天灾的危险也普遍心存侥幸。纽约大学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美国人都指望灾害落到别处,而不要发生在自己家门口,防灾自救的意识也不强。受风灾波及的许多灾民事先并未听从当地政府和有关机构的警告,待到飓风来袭切断交通联络的时候,已经悔之晚矣。
其次,相关领导人反应迟缓,坐失良机。从联邦政府首脑到州和地方领导,在面对风灾时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缓手”和“昏招”。布什在风灾成型后仍优游于长假,迟至28日才发表讲话,提出要援助灾民;在29日新奥尔良堤坝决口、市区20%被淹后,方于次日匆匆宣布 缩短假期,在9月2日首次踏足灾区视察。新奥尔良临河近海,地势低洼,市内甚至低于海 平面。“卡特里娜”登陆后虽减为四级飓风,但仍可对该市造成致命威胁。国家飓风中心主任梅菲尔德在27日就建议强制撤离市民,但市长纳金仅发布了自愿撤离令;次日再度下令强制撤离时,由于道路堵塞和公共交通工具短缺,大批居民依然滞留市内,面对决堤后的洪水束手无策。
第三,美国的救灾体系各自为政,缺乏集中统一的指挥。在联邦分权体制下,联邦、州和地方各自独立又相互依存,不同级别的政府之间互相制约,权责关系错综复杂。当涉及到 类似于抗灾救灾的复杂行动时,这种体系的松散性、缺乏协调和效率低下就暴露无遗了。 例如,由于联邦紧急状态管理署承担了发放灾害救助的主要责任,灾区州和邻近州在未确认联邦政府为其救援行动买单之前,甚至不惜延迟国民警卫队的动员,从而严重影响了救灾工作的进度。而对于地方当局在风灾初期一些迟缓、低效的决策和举措,联邦政府虽然有意介入,但受制于地方自治的权力划分结构,也只能等待适当的时机。
第四,种族隔阂与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了救灾工作的难度。此次风灾的重灾区新奥尔良市是全美最贫穷的城市之一,黑人人口比例超过67%,其中大部分又都聚居在几个孤立的地区 。由于联邦机构提供的救济款无法提前到位,当地疏散灾民的免费公交系统出于种种原因又难以有效运转,一贫如洗的黑人无法也不愿舍弃微薄房产离开城市,往往拥塞在市内的超级穹顶体育场和会议中心等大型避难所内,深受被困洪水无法脱身和周边条件急剧恶化 的双重煎熬。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