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高大嫂的《聘丈夫》

刘丽华

摘 要:

2006年安徽省小戏折子戏会演中,我在现代黄梅小戏《聘丈夫》中因扮演高大嫂一角,而获得表演一等奖。这对我一个在县级剧团的演员来说,是一个来之不易的荣誉,也是对我多年对艺术辛苦追求的检验与肯定。


  2006年安徽省小戏折子戏会演中,我在现代黄梅小戏《聘丈夫》中因扮演高大嫂一角,而获得表演一等奖。这对我一个在县级剧团的演员来说,是一个来之不易的荣誉,也是对我多年对艺术辛苦追求的检验与肯定。
  《聘丈夫》故事不复杂,讲的是:中年妇女高大嫂承包了一百亩稻田,为了把稻田种好,在村长的支持下,举办了一个“种田能手招聘会”。她的丈夫陈大召本是个种田的行家里手,可受到大城市的诱惑,也想一夜暴富,跑出去淘金。可惜他“扬短避长”,落得个落魄而归。当得知老婆要出高薪聘请种田能手,他不平衡了。在高大嫂的劝说下,丈夫应聘了。
  在我接到剧本的时候,我就对高大嫂这个人物很感兴趣,同时也感到这是一次挑战。过去,我演的古装剧比较多,舞台上的表演多拘泥于戏曲程式的一招一式,中规中矩。这次表演的是现代题材,不能旧瓶装新酒,要求内容和形式相统一,表演从生活出发,要自然可信。但这又是戏曲,不能“话剧加唱”,要演出戏曲的韵律和内涵。
  戏一开场,高大嫂手拿“种田能手招聘会”的招牌上。这个招牌不要成为负担,也不能是一个摆设,要成为高大嫂此时兴奋外化的帮手,把它用活。唱词是这样写的:“政变好喂,国家免去了农业税,农民呀,展开笑脸舒了眉。辛勤劳作不觉累,层层稻浪泛金辉。”我边唱边用几个舞蹈动作来演绎。这里的舞蹈动作不宜多,不宜碎。因为高大嫂不是个小姑娘了,是个成熟的农村妇女。这个农村妇女又不能装扮成老式的妇女模样,不能拘谨和木讷。搞招聘会,一般都是城里人干的,现在一个农村妇女搞大型招聘会,该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这是新农村带来的新观念、新事物。这是过去的妇女想都不敢想、做也不敢做的事情。
  丈夫陈大召回家,想见又羞见妻子时,便装扮成要饭的向妻子讨钱,他破帽遮颜,使妻子一时没有看出,这里有很强的喜剧效果。高大嫂:“两块钱拿去吧。”陈大召:“不够。”高大嫂:“啊,讨饭还讨价还价!好,今天我高兴,再加两块。”这里的表演,我做到开朗大方,不拘小节,因为她今天特别高兴,也折射出她不是一个“抠门”的小手小脚的妇女。
  接下来有一段男女对唱。男女对唱是黄梅戏的精彩的表演手段。这里也是全剧一个抒情唱段。高大嫂想戳穿丈夫的装扮,又顾全他的面子;丈夫想一下见到妻子,而又羞愧难当,难于启齿。还是妻子主动地认了丈夫。这里我有一大段念白:“一年八个月零三天,609天啊,609个日日夜夜,哪天我都在想你,你吃了吗?你睡了吗?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起风了,天冷了,你加衣了吗?大召啊大召,你把你老婆的心都想碎了”这段念白要念得缠绵、深情、饱满,要有女人味。她在做招聘工作的风风火火,是个女强人,可在丈夫面前,她是柔肠百结,小鸟依人,想用真情实感唤回丈夫的心,召回丈夫这个人。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