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谁是谁掌心纠缠的曲线

平凡有我

摘 要:

5月,天蓝得让人微微眩晕。云朵洁白,阳光耀眼。她在古老而焕发现代气息的小镇河边捡起各色圆滑的卵石,太阳帽下的脸像向日葵一样明媚,明亮的眼睛微微眯起,鼻尖上有细细的汗粒。


  五月,微甜
  
  五月,天蓝得让人微微眩晕。云朵洁白,阳光耀眼。她在古老而焕发现代气息的小镇河边捡起各色圆润的卵石,太阳帽下的脸像向日葵一样明媚,明亮的眼睛微微眯起,鼻尖上有细细的汗粒。
  她知道他趴在三楼的阳台上远远地看她。通讯发达的年代,天涯也不过仿若咫尺。他刚给她发信息,说,想找个望远镜,好看得更仔细。
  远远地对着三楼上那个穿白衣的身影挥挥手,那人亦然。她开始想象他是不是正在露出温暖的笑容。
  沙滩上的细沙被太阳晒得正好,把脚埋进去,是非常妥帖的温暖舒适。又在沙滩上旋转,任黑发在微风中飞扬,只因知道他遥遥观望。某些时刻就觉得自己宛如豆蔻少女,为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缘由而矫情。
  暮春时节,一切都疯狂生长。那心里的暧昧情愫暗暗滋长,渐渐掩盖理智。
  就这样暧昧起来。电话调成振动,一个人默默翻阅那些灵犀般不期而至的信息,嘴角牵动,快速回复,然后按下删除,不留痕迹。从早上睁开眼睛,到万籁俱寂的深夜。经常在朦胧中听到震动声音,然后惊醒,拉开窗帘,远远看到他的窗户尚有一点微光,顿觉温暖踏实。
  槐花开了,一大串一大串挂满梢头,风里弥漫着令人迷醉的香气。在这氤氳里迎面遇见他,他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嘴角的弧度刚刚好,漆黑的眼底有星辉一样的光芒。
  即便有时间单独相处,话语也不多。那是在临时的公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水声哗哗,锅盆碗盏的碰撞,间杂着两人寥寥的对话,平淡得连时间都快静止的感觉。有时候无意提起两人在信息中谈过的话题,看到他的眼神快速掠过,像黑暗深处的一点微光。
  也许是习惯在信息中彼此倾诉,分享,在一起时反而没有什么话说。饭做好了,就在厨房里摆张小桌子,端上菜,对面坐下,开始吃饭。鲜绿的莴苣,翠绿金黄的青椒炒蛋,鲜香的青菜蘑菇,三鲜汤。两只碗,桌子两头的两个人,在下午微微有些让人恍惚的天光里,营造出温厚的气氛,像一个温暖的家。
  相视无语的时候,微风送来槐花的甜香,甜得几欲让人眩晕过去。
  
  六月,听到
  
  世界如此之大,而我却只听到自己的心跳。
  她在印花棉布封面的记事本里写下这样的句子。
  雨来了。地面起了一层雨雾,水花溅起地面的尘土。雨点敲打在她的窗台上,她把脸贴在玻璃上,眼前模糊一片,隐约看到楼下的空地上,有人撑起一把伞,在雨里伫立。
  六月多雨。世界却似乎变得热闹起来。加入了单位年轻同事的聚会,很多人一起,讲笑话,倾诉,感慨已遗失的过去和未实现的理想。香烟的蓝色烟气在昏暗的房间里缭绕,有人一语相投,便干下一瓶百威。平日里漂亮精明的女孩子,有时会伏在别人肩头失声痛哭。没有人在意,因此可以卸下伪装。她相信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因此觉得什么都可以宽容。
  她在这个群体常常很安静,充当听者的角色。而他也在。
  某天有人谈起有关幸福的概念这个话题,她微笑着听他们说。童年五分钱的冰棍,少年时和女孩子的第一次牵手,约会时看一场电影,女孩子感动流泪,男孩子递过来一方洁净的手帕,参加工作时被母亲送到单位,安置好才走。原来幸福,竟然是记忆中那些最平凡的情节和最初的感动。她不由轻轻喟叹。
  忽然有人间,朝弦,你幸福吗?
  她看到人群中有双漆黑的眼睛,眼底有流星般的光辉闪过。
  自己幸福吗?她微笑着望着前方,眼前一片空茫。
  那晚她主动端起酒杯,和人拼酒。他也走过来,含笑看她。一杯又一杯下去,面颊开始发烫。觉得自己是醉了,醉在他深不可测的微笑里。
  彩袖殷勤捧玉盅,当年拚却醉颜红。心中蓦地浮现这词句。倘若那人是心中倾慕,拚却醉颜红又是何妨。
  散去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手酥脚软。他送她回宿舍,路上突然一场雨毫无预兆地倾泻下来,她长发被淋湿,却不愿意避雨,拎着白裙子在雨中歪斜行走,雨水顺着脸颊往下流,像一个暗夜精灵。
  他在身后从容看护着她,一直到她宿舍门口。
  她踢掉凉鞋,开门,却不进去,倚在门上,眼神迷离看着他。黑暗中,只听到她长发上雨水滴落的声音和外面隐约的雨声。夜风吹进来,带着一阵清凉的雨雾。
  静默,黑暗中她听到他的呼吸,感到世界是如此逼仄。
  他忽然过来,挟着夜雨的清凉气息。她没反应过来,已经在他怀里。她整个人呆掉,保持着刚才的僵硬动作。他温暖的手指捧住她的脸,把垂落的长发夹在她的耳后。虽是黑暗中,她却不敢对上他的目光,无处可逃,垂下眼帘。他的吻就在这时候落下来,像一场春雨,温柔而绵密,浸湿她的额头,眼睛,脸颊,唇。她全身瘫软无力,就这样软在他的怀里。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