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从京剧《九曲黄河阵》说起

苏育生

摘 要:

在戏曲史上,过去曾经演出过的不少剧目,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也就跟着销声匿迹了。这是自然规律,任谁也没有办法。但也有一些戏,故事情节吸引人,角色行当齐全,表演上颇具特色,演员和观众都觉得不错,后来却再没有见诸戏曲舞台了,这不免让人感到有点可惜。比如四大名旦的尚小云先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曾经演出过一个大戏,名日《九曲黄河阵》,就是这样一出很有影响的剧目。


  在戏曲史上,过去曾经演出过的不少剧目,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也就跟着销声匿迹了。这是自然规律,任谁也没有办法。但也有一些戏,故事情节吸引人,角色行当齐全,表演上颇具特色,演员和观众都觉得不错,后来却再没有见诸戏曲舞台了,这不免让人感到有点可惜。比如四大名旦的尚小云先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曾经演出过一个大戏,名曰《九曲黄河阵》,就是这样一出很有影响的剧目。
  说起京剧《九曲黄河阵》,现在不仅无法找到剧本,而且也很少有人说起它。陶君起编著的《京剧剧目初探》,仅标明见于《道咸以来梨园系年小录》,除简要介绍剧情外,还说“见《封神演义》第四十七——五十回。武戏。三霄与姜子牙、赵公明皆为主角”。还特别说明“尚小云曾演出”。据袁世海《艺海无涯》、尚长春《尚小云与荣春社》等记载,1936年尚小云领衔的重庆社排演了《九曲黄河阵》,剧本是由还珠楼主编写的。还珠楼主本名李寿民,常在小报上写武侠、鬼怪之类小说,还专门为尚小云编写过《汉明妃》《青城十九侠》《虎乳飞仙传》等剧本。这个《九曲黄河阵》当年演出时演员阵容相当强大,据袁世海说,尚小云饰大姐琼霄,芙蓉草饰二妹碧霄,张君秋饰三妹云霄,王风卿饰闻太师,宋遇春饰陆压道人,李宝魁饰姜子牙,袁世海饰赵公明,尚长春饰哪吒;特别是尚小云当时很具号召力,这个戏又是为他写的,能充分发挥其唱、念尤其是武打的长处,因而演出大受欢迎。
  然而事情总有出人意外之处,就在演出火爆之时,这个戏却意外地收场了。这是为什么呢?据袁世海说,与他演的赵公明有关。赵公明是在开头几场为全剧、特别是为三霄铺垫的重要人物,他勾黑脸,画三只眼,两颊画金钱,身穿黑靠,手使双鞭,身旁紧随张牙舞爪的黑虎(虎形),上场后唱、念、舞蹈等表演,显得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十分火爆。加上袁世海表演的绝活,如额头上的眼睛“闪光”,左右两眼出“彩红”,翻“吊毛”,摔“硬僵尸”等,更使剧情紧张惨烈,剑拔弩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为了让这位民间供奉的“财神爷”不至于死得如此凄惨,因而在赵公明死后,特意加了一段穿着财神爷行头跳“财神舞蹈”的情节,让观众从伤感中变得欢快起来。可是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袁世海说,这几场情节铺垫戏搞得很热闹,观众很欢迎。不料管事的却说:“这出戏唱的不是三霄唱的是赵公明!”旧戏班“角儿”讲究“水落石出”的较多,因此,戏只演几场就收了。我听到这种评语,心中很难过。在三霄没上场之前,我将戏铺好,且是遵照剧本的安排,并不为过呀!我为演好此角色,花费了很多脑筋和心血演出时又是“抢背”、“吊毛”,又得唱、舞、打、跑,累得热汗湿透水衣子,连“胖袄”都湿透……如此认真、严肃地将戏演好,得到的是几句冷嘲热讽,搭这样的大班社,难呀!
  从袁世海的回忆看,因为他演赵公明演得很精彩,很受观众欢迎,似乎夺了“角儿”的戏,引起“管事的”不满,因而《九曲黄河阵》就停演了。这似乎是有一定道理的。但细细想来,总觉得这还不足以构成这个戏停演的原因。因为此时的袁世海,还是个才从富连成出科不久的青年演员,论年龄仅仅20岁,即使演得再受观众欢迎,还能影响到如日中天的“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的声誉吗?何况尚小云对袁世海是相当厚爱的,袁还在富连成学戏时,尚小云就给他们排过《霸王别姬》《昆仑剑侠传》《玉虎坠》等戏。正因为有这层关系,所以他毕业以后就顺利地加入了重庆社,在尚派名剧《汉明妃》中扮演毛延寿相当成功,大得尚小云的嘉奖,并成为重庆社少有的重要演员。对于自己一手培养、提携、重用的青年后生,演戏又如此认真卖力,如此深受观众欢迎,尚小云的心胸难道会如此窄狭吗?再说《九曲黄河阵》是专门为自己编写,排一出新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演出后观众又很欢迎,难道就因为莫名其妙的赵公明的原因随便扔了吗?当然,这个戏后来再没有演出确是事实,但原因很可能比较复杂,估计不会像袁世海说的那样简单。但到底是为了什么,恐怕现在很难说得清楚了。
  我在这里重新提起此事,并非为了追究停演的责任,不过是因为无从再看到这个戏殊觉可惜。现在我们能够见到的,除去上面提到的很少的一点文字材料外,所幸还留下了几幅极其珍贵的照片,一幅是琼霄与哪吒对打,一幅是姜子牙与陆压道人定计,一幅是赵公明随带黑虎舞蹈,还有一幅是姜子牙与赵公明对阵(各自还随带坐骑龙须虎与黑虎)。仅从照片上所能看到的人物造型、化妆、服装、道具等,我们就可以想象这个戏神话色彩多么丰富,多么引人入胜,难怪观众那么喜欢它了。《京剧剧目初探》说:“川剧有《赵公明摸虎》,汉剧有《财神归位》,同州梆子、秦腔、豫剧、河北梆子都有此剧目。”别的剧种姑且不谈,这里仅就我知道的、看过的秦腔(其实同州梆子是早期的秦腔)《黄河阵》,与京剧《九曲黄河阵》作以对比分析,或许还能了解到更多的东西。
  根据王绍猷上世纪40年代写的《秦腔记闻》,在他看过的六十年来的秦腔著名演员中,清末旦角有龙得子、党甘亭的三霄,花脸有张寿全、阎全德的赵公明,须生有刘立杰的燃灯道人演得精彩,很有影响。20世纪30年代,上海胜利唱片公司还为当时年过花甲的张寿全录了《黑虎坐台》唱段。在清末以来广为流传的秦腔“江湖二十四大本”中,《黄河阵》就是其中经常演出的一个大本戏,新中国成立后,可能误将这个神话戏当作宣传封建迷信,一度曾被禁演,但到50年代后期又被允许演出了。由于这个戏内容新颖,情节有趣,行当齐全,四功并重,加上它特有的脸谱、服饰、化妆、兵器,还有其他戏中极少用的乐器和曲牌等,当时西安的四个秦腔剧团,都推出了最强大的演出阵容,几乎同时演出了《黄河阵》,这在几十年来的秦腔演出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现在还保留有50年代陕西省文化局根据老艺人口述内部编印的剧本。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