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上海3G基站建设遭遇拦路虎 多方利益博弈逼迫政府出手

朱卫卫

摘 要:

通信基站新建步履维艰,已建基站也面临高价续约的难题,这是运营商目前在3G网络推进中遇到的最棘手问题。不久前,北京联通二区主管基站建设的一名员工跳楼自杀,留下遗书说,“基站建设压力太大,指标无法完成。”由于3G基站发射功率小、承载数据量较大,要实现3G全网络覆盖,需要建设的基站和覆盖点比2G要多约1/3。而站址资源捉襟见肘,基站辐射问题引发的恐慌,


  尽管运营商极力宣传基站辐射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辐射本身所引发的恐慌,已经在越来越多的人心中留下阴影
  
  通信基站新建步履维艰,已建基站也面临高价续约的难题,这是运营商同前在3G网络推进中遇到的最棘手问题。不久前,北京联通二区主管基站建设的一名员工跳楼自杀,留下遗书说,“基站建设压力太大,指标无法完成。”
  由于3G基站发射功率小、承载数据量较大,要实现3G全网络覆盖,需要建设的基站和覆盖点比2G要多约1/3。而站址资源捉襟见肘,基站辐射问题引发的恐慌,使得三大运营商的基站建设计划严重受阻。
  当初兴高采烈领到3G上网体验卡的朋友们,现在都无奈地把它打人“冷宫”。“要在大街上找到3G信号,就像捡钱一样难。”有用户发出这样的感慨。
  
  用户激增基站减少
  
  据统计,4年来,上海移动通讯的话务量增加3倍,而通讯保障能力却因基站建设难而有所下降。
  仅以上海移动为例,目前手机用户已超过1300万,4年来话务量猛增300%,而承载信号和无线数据的基站数目,就内环线范围而言,只增加了11%。更让运营商担忧的是,2007年以来,上海浦西基站数量一直在负增长,最近减少的速度还在加快。
  目前,上海开通了3779个TD基站。为了确保世博期间的通信需要,今年计划新增3G基站2400个。然而,基站建设面临很大阻力,土地价格上涨、百姓对辐射的恐慌、物业公司的漫天要价……进展很不顺利。同时,一些基站由于土地租约到期、强拆等因素,退出服务的情况也较为严重。在一些地方,尤其是农村地区,居民甚至认为基站会破坏或者影响他们的风水。
  不仅上海如此,中移动在北京、广州、青岛、秦皇岛等城市的TD商用网建设,也由于基站选址难,被迫延期。虽然设备商们在加班加点,但按期完成预定目标已不大可能。
  其他运营商的日子也都不好过,深圳联通一期3G项目进展算是顺利,包含2008个室外基站、582个室分基站,3个月内开通,完成了这样一个此前被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站址协调非常困难,特别是城中村的覆盖更是难上加难,施工队多次遭遇居民围攻。上海市无线通信管理局副局长贾洪宝认为,站址问题已经成为3G建网的最大障碍。
  为消除市民疑虑,近日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带头在其办公楼上架没了基站,市委市政府共拿出了30栋大楼率先架设基站。业内对上海市政府这一做法非常赞同,认为至今并无证据表明基站辐射对人体有害,仅是被一些物业当作要挟运营商出高价的借口,政府在这方面作出表率,应该能打消多数市民关于辐射的疑虑,也断了少数物业借此发财的念头。
  
  寻址难续约更难
  
  上海移动网络部何先生心里清楚,因为市政搬迁,近几年每年都有几十个基站一去不复返,这些基站大多位于中心城区,由于业主反对,要想在中心城区找到新站址变得相当困难。
  去年年底,上海世纪公园六号门的3G基站没有经过社会公告和基层组织同意,在离居民区和幼儿园仅50米处强行建站,遭到了附近浦东世纪花园、大唐盛世花园等四个小区的多位业主的联名抗议,直到今年3月移动拆除了该基站才罢休。而国定路597弄的中心东二村,三家运营商要去建基站都遭到业主联合反对,至今仍只能望楼兴叹。
  基站的争夺,首先是站址的争夺,需要与很多私人业主交涉。现在三大运营商的网络负责人,需要把更多精力投人商业谈判、科普教育和心理说服上。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