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密林深处的嘹望台

王琨琳

摘 要:

发源自中国青海唐古拉山脉的澜沧江,日夜奔流不息,湍急的水势经中国云南关累港,以湄公河之名穿过老挝、缅甸、泰国,从越南遥遥归入大海,被世人美誉为东方多瑙河。两岸多有几乎无人涉足的原始森林。多国、多民族、多风韵的民风民俗以及令人遐想连连的清醇山寨犹如一串似断犹连的珍珠,散散淡淡地洒落在江边浓雾的游移与热带雨林的半开半合之中……

  发源自中国青海唐古拉山脉的澜沧江,日夜奔流不息,湍急的水势经中国云南关累港,以湄公河之名穿过老挝、缅甸、泰国,从越南遥遥归入大海,被世人美誉为东方多瑙河。两岸多有几乎无人涉足的原始森林。多国、多民族、多风韵的民风民俗以及令人遐想连连的清醇山寨犹如一串似断犹连的珍珠,散散淡淡地洒落在江边浓雾的游移与热带雨林的半开半合之中……

  撰文、摄影/王琨琳

  随中国“墨江号”铁甲货轮从中国思茅港起航,经缅甸、老挝、金三角,驶往泰国清盛港,在上湄公河帕堆险滩,两岸礁石挤挤挨挨几乎形成一体,由于支流的汇入,河水湍急,船头激起的浪花有两米多高,呈现出内陆河航运少有的磅礴气势。闯过险滩之后,“墨江号”缓缓靠向东岸,欲对舵轮稍事检修。

  应着轮机突突的挨近,在茫茫沙滩远处壁立的岸顶,遮天盖地的绿荫中如窗的缺口处,一个随一个地挤出红红绿绿的小点,细心一看,是一群老挝的村民,有的倚着粗粗的树干,有的头刚好从树丫中微微探出,有的肩后还伸着背负的孩子的小脸蛋,一律好奇地注视着傍岸的巨大货轮。船靠近了,可见姑娘们漂亮的筒裙和双臂交抱于胸前的小伙子,不论老少,都赤着双足,在无尽的绿意中亮出悦目的色彩和盎然生机,在大自然中透出一股极淳朴的民风。水手搭好上岸的跳板后,我们‘抓紧停船检修的时机,踏过没有人涉足的绵软中稀落着坚硬碎石的银白沙滩,不顾湿漉漉的露珠打湿了鞋子和裤脚,寻着丛林中依稀可辨的毛毛小路,扯开近邻国度神秘的原始林帐,走进了完全陌生的老挝象腊(读音)山寨。

  象腊山寨面水环山,完全镶嵌在密不透风的原始丛林中。山寨口其实就是原始密林似有若无的开口处,大树遮天,粗藤摇摆,极目之处就一个绿字,绿得随时会流淌出浓浓的汁液。苍翠的火树下随便搭盖着一间竹楼,接地栏杆,原木地板悬空为楼,尖尖的山茅屋顶浸透了原始密林的雨淋露润,沧黑中苔痕满缀,让人很自然地想到大雨后树林中自然冒出的蘑菇。这样的竹楼很像中国西双版纳凤尾竹丛里的傣家竹楼,只是更小些,更矮些,更粗朴些,虽说那山茅的屋顶没有孔明帽的模样,不过那热带雨林中特有的风韵俨然是一样的。也许,这就叫一衣带水吧。

  一个山寨里的男孩独自坐在竹楼的木梯上,对了密林的缝隙久久地发呆,就是我们这些远处的来客也不能让他分心。一群瘦小的,黑色的小猪自顾呼噜噜地四处拱食,一样漠视了我们的打扰。也许,他们和这山、这水,就是如此的天然,自在。小黑狗从竹楼上悄无声息地走来:并不狂吠,只是对了我们静静地摇了摇蓬松的小尾巴。我们随了小黑狗从湿漉漉的泥地上绕过尚有热气的稀稀落落的猪粪,也轻轻地向寨子的中心走去。

  寨子的中心是不大的一块平地,难得地在莽莽林海中平坦和空旷着,簇簇绿草间年复一年地被村民柔软的赤脚踩踏出赤红的泥地,十几幢竹楼随意地撒落,满地游晃着狗狗和四处刨食的小鸡。向阳的小山坡上突现着五六幢新竹楼,更小巧…些,微黄的竹木质地与灰黑的老楼相映成趣,很像热闹城市里的新区和老区。人们的居住地,在有限的地球上就这样无止境地繁衍和扩张着,即便在这地老天荒一样的原始密林中的清新边地也一样。老挝49个民族中,佬族占总入口的50.3%,史诗一样的湄公河流过老挝西部长达1900公里,围内多山地,森林覆盖十分丰厚,民间素有“黄金大地”的美好传说,把自己的祖国称为稻田与鱼塘王国,因了环境的朴实温润和农耕文化的厚重,民风格外地自然和淳朴。山寨里的孩子们像一条快乐的飘带,欢快地尾随我们跑来跑去,两位小姑娘灿烂地笑着将带我们前来的“墨江号”大副引上竹楼的阳台,席地而坐。近邻一户竹楼的阳台上,年轻的女主人围着一袭藏青色的纱笼,光脚丫踩在竹编的楼板上,微微弯了腰,舀起围栏边瓦罐里的山泉水,给光着身了·的孩子洗脸,没有洗涤剂复杂的香味,只有山泉的清甜,林隙中刺下的剑一样的晨曦中,和煦的温情让人心里忽现出一股暖流。一位戴白帽的小伙子与我们站在旁边“交谈”,这是一种语言完全不通的交谈,靠了一种自然的民间情谊,凭借眉眼手势的会意,友善的情感在相互间极自然地流动。寨子靠河的…角,一幢棕叶盖顶,竹栅围就的小屋内,一排比一排高的木桌上伏着一排比一排年长的儿童,随着黑板前的年轻教师送出琅琅书声。地球的各处,无不充满了文化的教育,在这僻远的山寨,这里无疑是未来的繁荣和希望。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