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临县婚俗见闻

武立贵

摘 要:

临县在晋西北的黄河边上。受朋友之邀,我前往杜家塔村为朋友的儿子结婚摄像、照像,有幸见到了这里有趣的婚俗,特记载下来以飨读者。



临县在晋西北的黄河边上。受朋友之邀,我前往杜家塔村为朋友的儿子结婚摄像、照像,有幸见到了这里有趣的婚俗,特记载下来以飨读者。

化妆

在举行婚礼的这天早上,人们吃过饭准备迎亲。在娶亲的人要走之前,我那摄像机的镜头却被吸引在我的朋友和他的老伴身上。只见亲戚们将用红纸沾的尺把高的帽子,戴在了这60岁开外的老头头上,帽子正中写着“炒面师傅之神位”,胸前用红绳挂了个碗口大的红柳盆,脸上涂了不起些锅底黑,洒了些白面。新郎的母亲被众人给扎了两个小辫子,插上花,脸上打上了胭脂,还画了眉,身上穿了件大红袄,胸前挂了个醋瓶子,手里拿着个小笤帚顶扇子用,还须让她扇着。被“武装”好后,他们就跟在新郎的身后,响工乐队陪着,亲戚朋友跟着一大群看热闹。他们先祭神,然后走到院子坡底下的大路上,由新郎在婚车的前面,一辆车一辆车地祭酒。在返回家的路上,新郎扛起放在路边早已准备好的一个石锁,足有二三十斤,由众人簇拥着将石锁扛进新房,放在炕的最里面墙角上,这才准备去迎亲。
以我观之,这新媳妇娶回来之前面,这老俩口就先喝了“红”,戴了“红帽子”,这分明是对当父母的能给儿子娶上媳妇的赞赏。公公是“炒面神”,表示大人对新人们未来生活的支持。当地人说,扛石锁是寓意将来石锁上拴孩子。我则以为寓意将来婚姻美满,不会有变,因为当地以农业为本,是唯一的经济来源,娶媳妇太不容易,故对婚姻充满12分的希望。

喜饭

结婚都要吃喜饭,但临县的喜饭和别处的不一样,这与当地的生活有关。
还在娶亲的头一天,我就听朋友说,一天至少得吃六顿饭。真的,早晨临走前,我随来参加婚礼的人吃了粉汤,炸麻叶。那粉汤是用当地的粉条,加海菜,和各种蔬菜和在一起,用粉面煮出来的,很稠,能当菜吃,大家手端一碗,不坐桌子。这里过黄河就是陕西,我觉得和陕西街上卖的“麻辣汤”差不多。因为我是随娶亲的人摄像,当中午12点到了女方家时,娶亲的人刚坐定,就又让吃粉汤,说是吃早饭。饭桌前,有当地人在唱小曲,主家则给唱小曲的人一盒烟。粉汤端下去后,很快就又上来一席炒菜。女方的舅舅和叔叔陪着娶亲的人和新郎,酒桌上,女方主要的亲戚都要露面。与此同时,女方家来的亲戚开始吃中午饭,厨师把一大盆粉条凉菜放在院里,人们开始盛上一碗半碗的端上吃着。过一会儿,厨师又把一盆粉条热菜及馒头和粉汤放在院中间,由大家自己盛着吃。人们随处找地方,不用坐桌子。娶亲的人吃了酒席,还照样要把亲戚们吃的一样的凉菜、热菜给上一回,让我们品尝。等娶亲回来,我陪送亲的娘家人又坐了一回席。因此,一天下来,总也吃了五六顿饭。
我向村中80岁的老人打问:临县以前结婚也是这乡俗吗?他们说和现在一样,都不坐桌子,足见经济的限制。再早50年,这里的人洗衣服用的是河糟上的硝,点灯用的是大麻榨的油,穿的是土布衣,出门靠步行,所以结婚祭的是“马头”。当地人还说,唐宋时这里的村庄由寺庙的僧人管辖,所以他们的喜饭和庙上打会、寺院开光的吃法基本是一样,没有盘子、碟子、上酒这一说。

老公公背儿媳妇

娶亲的人回来后,村里看热闹的乡亲们已经将路口围了个水泄不通。朋友家的院子在个坡上面,新媳妇下车后由拥挤的人群围着站在坡下等着让人背。这时,村里看热闹的人们前推后拥地将新郎的哥哥拉到人群里,让他背新媳妇。新媳妇不干,周围的后生们硬是将新媳妇抬起来放在大伯子的肩背上,经过这样的好几回揪让,大伯子终究还是握住了新媳妇的胳膊,将新娘背上了坡。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