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黄河之殇

Brook Larmer Fred[编译]

摘 要:

在华中华北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已经连续数月都滴雨未下,天空中仅有的云朵还是从沙漠中吹来的沙尘暴。但当黄河蜿蜒而下,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地平线上熠熠闪光:翡翠绿般的稻田,数万公顷金黄的向日葵,大片大片的玉米、小麦和枸杞,和前面的贫瘠构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华中华北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已经连续数月都滴雨未下,天空中仅有的云朵还是从沙漠中吹来的沙尘暴,但当黄河蜿蜒而下,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地平线上熠熠闪光:翡翠绿般的稻田,数万公顷金黄的向日葵,大片大片的玉米、小麦和枸杞。和前面的贫瘠构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幅图景并不是梦幻,宁夏北部的这片广袤的绿洲就位于黄河的中段附近。早在秦始皇派遣水利工程师为建造长城的士兵修渠种田之时,这片绿洲就已经存在了,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中国母亲河的危机
  
  在中国引入侧目的经济增长之下,不断激增的工厂、农田和城市正在吞噬着黄河,而黄河之水也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严重污染,在岸边,鲜红的化学污染物正从一条排污管道里喷涌而出,将黄河之水染成刺眼的紫色。这些致命的污染物来自石嘴山市密密麻麻的化学制药厂,而石嘴山市被视为世界上污染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
  很少有河流能像黄河那样深深地捕获一个民族的心灵,黄河之于中国,就像尼罗河之于埃及一般,象征着文明、荣耀,以及那既令人恐惧又让人敬畏的自然之力。黄河发端于14,000英尺高的西藏高原,流经华北平原。正是在华北平原,中国最早的居民第一次学会了耕田灌溉,第一次学会了制作陶瓷和火药,第一次学会了兴建和埋葬帝国的王朝。但是时至今日,中国人心目中的母亲河正在逐渐走向消亡。在持续不断的化学污染和废水污染之下,再加上沿岸拥挤不堪的水坝,黄河已经蜕化成了一条潺潺细流。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黄河就断流过很多次。
  这条具有传奇色彩的河流的消亡是个悲剧,其严重的后果甚至超过了它曾经哺育过1.5亿人口的事实,黄河的困境同样折射出中国经济奇迹的另一面——环境危机已经导致了任何一个民族生存都不可或缺的水资源的被污染和短缺。
  对于中国来说,水是十分宝贵的资源,虽然中国的水资源总量与美国大致相当,但人口却是美国的五倍,人均水资源量就显得很稀缺,干旱的华北地区水资源的短缺尤为尖锐,这里居住着中国近一半的人口,却仅拥有1596的水资源,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之下,供给着中国主要河流的冰川也在大面积地消失,而与此同时,沙漠却在以每年吞噬着中国一百万公顷草地的速度向东推进。
  然而,促成水危机的罪魁祸首莫过于中国三十年惊人的工业发展,中国的经济繁荣是建立在对环境资源的破坏之上。每年有超多四十亿吨的污水倾倒进黄河,足足占到黄河容量的10%。这些污水使得黄河三分之一的野生鱼类灭绝,并使得整个河段不再适宜灌溉,在未来超级大国的竞赛之中,中国对剩余水源的污染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以至于世界银行都提出警告,称这样做会“对子孙后代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这并不算是耸人听闻。沙漠的扩散正在形成一个尘暴区,与此相比,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美国西进运动所形成的尘暴区就显得相形见绌了。这一尘暴区在降低粮食产量的同时又迫使成百上千的“环境难民”背井离乡。充斥着河道的有害毒素已经导致沿岸癌症、出生缺陷以及水生传染疾病病例的激增。根据2007年中国卫生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05年以来,因为空气和水污染,全国癌症发病率显著升高,其中城市地区升高了19%,乡村地区升高了23%,近三分之二的中国农村人口(5亿多人)正在使用受工业废物污染过的水,这样就不用奇怪,为什么说肠胃癌是农村地区的头号杀手了,和污染相关的抗议活动也在增加,全中国仅2005年一年就有51,000起。如果不采取措施,这些问题都极有可能阻碍中国长久的经济增长并给整个世界市场造成动荡,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清洁水资源的短缺威胁着“中华民族的生存”。
  中国的水危机始于世界屋脊,这里是中国三大河流(黄河、长江和澜沧江)的发源地,青藏高原上的巨大冰川储存着丰富的地下泉水,这些地下泉水被形容为中国的“水塔”,供应着黄河近50%的水量。但是日益变暖、变干的气候正在使脆弱的生态系统变得岌岌可危。中国气象局称,该地区的平均气温正在升高,预计到本世纪末可升高多达三至五摄氏度,青海省玛多县原有4,077个湖泊,其中3,000多个已经消失,而剩余的湖泊也被高原沙漠的土丘所层层包围。与此同时,高原冰川正在以每年百分之七的速度缩减。短期内融化的冰层可能会补给河流水位,但是长期来看,冰川融化的后果对于黄河而言却可能是致命的。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