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历史研究相关文章

  • 谁将听我歌唱 相关:歌唱 人的命运 唱歌
  • 其实一个人的命运是因为自己的性格而被注定的。如我,习惯在无人的角落里卑微地唱歌,人一多,会立刻感觉嗓子里被堵了一团棉花而不能发音。我常常会想,也许我生来就该谦卑的:不喜欢热闹,不喜欢被推到关注的位置,就如自己从小就不羡慕演员和所有出头露面的角色。小时候,因为自己看起来是个很柔弱的小女孩,就是这样的外表惹得老师们一次次把我推到那个娇俏妩媚的世界里去,
  • 浅论历史事实 相关:史料 历史事实 科学历史学
  • 历史事实不是以往人类活动的总和,也不能被理解为史料本身,而是历史学家根据研究目标和学科观念从历史素材中择取的结果。正确理解历史事实不仅使史学研究具有可操作性,同时也有助于历史学家提高研究效率、实现研究目标。为了切实有效地寻找事物之间的因果联系,科学的历史学应该汲取社会学、文化学的成功经验,将社会性、一般性作为理解历史事实的重要标准。
  • 这不仅事关一个病人的命运 相关:人的命运 大一新生 告知书
  • 希望和绝望之间的距离,对大一新生华明(化名)来说,只隔着一张告知书。
  • 副手中的高手 相关:副手 人的命运 和平共处
  • 萧何、张良、韩信,被称为“汉初三杰”。三人在创建汉室江山的过程中。立下了盖世功勋。令人感慨不已的是,他们三人的命运大不相同,韩信被杀,张良退隐,只有萧何做了刘邦的副手,与刘邦和平共处几十年,虽然也有过一些波折,总算有始有终,终老天年。
  • 史学研究本土化的可贵实践——评冯筱才《在商言商:政治变局中的江浙商人》 相关:史学研究 本土化 商人
  • 据说当下是一个被称为全球化的时代,但这并不意味着学术研究从资料、问题到方法的天下一统。近几年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全球化正带来本土化(或日地方化)的勃兴。或许多样与统一并存,和合与差异同在,正是全球化时代学术应努力实现的目标,可惜这一目标在中国史学研究中却晦暗不明。面对鱼龙混杂的西洋理论,应接不暇的海外大家,还有光怪陆离的新名词,随波逐流,整日跟风者有之;闭门造车,不闻不问者更多,以至不少成果缺乏最基本的学术增量,更不用说以本土化来回应西方强势学术的挑战。在笔者看来,要实现中国史学研究本土化,大体要做到以下三点:全面扎实的史料基础、与相关学术成果的反思性对话和独特清晰的问题意识。这里要评介的冯筱才先生新著《在商言商:政治变局中的江浙商人》(以下简称“冯著”),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贵的“范本”。
  • 中国史学研究中的新与旧 相关:中国史研究 史学研究 近现代史研究
  • 法国历史学者乐高凡(Jacques Le Goff)认为史学研究的突破性标志主要有三个:新的问题(new problems),新的方法(new approaches)和新的研究对象(new objects)。综观近几年中国的历史研究状况,特别是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人们不难感觉到,这三方面的迹象日益明显。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本土化色彩较为浓重的领域,如社会史、文化史、地方史和妇女史。同过去的中国史研究相比,这些领域中的学者已经开始关注一些新的问题,也采用了一些新的方法,而且研究的对象和范围也有了明显的拓展。
  • 关于历史学前沿的生成 相关:历史学 史学研究 历史研究
  • 把“前沿”(Frontiers)一词用到史学界,既可以指史学研究各领域各学科的新成果,即现在有哪些内容是属于前沿,也可以指正在开拓和尚待开拓的史学研究新领域及新学科,即此后有哪些内容将成为前沿。下面我试用三句话来探看历史学前沿的生成:一是“后来说前话”。克罗齐“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名言揭示了历史学的宿命。由于当代社会状况的变化所引发的历史感觉的更新,使史学界的研究关注,大抵难以斩断与现实的牵连;而研究环境的变化也影响到研究对象的转换和构成;于是纷纷“后来说前话”,以至于现实的需要到了哪里,历史研究往往就聚焦到哪里,现实愈加成为历史研究的背景和参照。
  • 克服东西方两分法 引领历史学新潮流 相关:历史学研究 东西方 两分法
  • 对于我们学术期刊(Frontiers of History in China)来说,要追踪历史学前沿,首先就要了解历史学前沿在何处。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后现代主义带来的思维革命的冲击,八九十年代在历史学等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形成的诸多流派至今影响着历史学研究方向,主要表现为对以往不被重视的研究领域的关注,包括家庭、社区、少数民族、边缘文化、大众生活、衣食住行等等。然而,近年来的西方史学界比较缺乏生气,几乎没有产生新的具有普遍影响的学术范式(paradigm)和学术成果(scholarship)。刚刚结束的美国亚洲学年会上提交的题目大部分还是在重复着一些老话题,看不到令人耳目一新的建树。
  • 邓小平论国史研究的几个问题 相关:邓小平 国史研究 文化大革命
  • 十三年泣血鸣冤路 相关:人的命运 泌阳县 盗窃案
  • 涉嫌盗窃,两个小伙被判刑 邹书军和袁海强是河南省泌阳县老河乡人。两人从小认识,长大后又一块儿到新疆当兵。1994年10月,邹书军从部队退伍后,成为泌阳县老河邮电所一名职工。袁海强退伍后,在老河乡政府农机站上班。谁料想,一起普通的盗窃案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